今天是:2018年08月20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报告
初探构建班线客运领域的公铁联运智能系统
文章来源:何宗海 人气:2342 发布时间:2016-02-03

  要:在动车、城际高铁的冲击下,班线客运沿用竞争式思路,采取疏密班线、增值服务等措施,甚至是接驳运输形式,均未在经营上实现质的突破。而具有跨平台融合本质的“互联网+”行动不仅揭示了班线客运的出路,也同时提供了技术手段。在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和多式联运应用的宏观趋势下,通过互联网技术,将班线客运系统融入高铁系统,生成公铁联运智能客运系统,将高铁优势转化为班线客运发展推力,是班线客运转型升级的有效渠道。

关键词:互联网+;多式联运;班线客运;转型升级

 

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城际高铁提供了全新的出行选择,其快捷、舒适等道路客运无法比拟的优势,使传统道路运输企业在班线客运经营上遭受极大的挑战和压力。以重庆交运集团为例,在成渝动车开行后,成渝班线客运线路由过去的黄金线萎缩为亏损线,每天的发班数量从过去的四十余班降为目前的不足五班。于是,道路客运企业在探索新出路的同时,将城际高铁、动车等运输方式的发展视若竞争对手,通过疏密班线、增值服务,甚至降低运价等方式来应对竞争,然而,竞争式思路并没有让道路客运企业在班线客运经营上实现“突围”。

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传统道路客运企业如何转型升级?特别是班线客运的转型,相对于动车、城际高铁,是继续博弈,还是相互融合?目前国家加快推进的“互联网+”行动已然揭示了跨平台融合的发展趋向。

一、班线客运的营运现状

基于互联网技术,尽管当前道路客运企业在互联网售票、自助终端售票、手机微信售票、省域联网售票等方面进行了探索和实践,满足了旅客线上、线下立体式的订票需求,还提供班车免费WIFI服务,但并未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互联,并未从根本解决班线客运经营难题,其局限性也随着时间推移日益显现。

1.人工管理模式

道路客运企业虽然探索出了与高铁的接驳运输,作为应对高铁冲击的主要形式,即根据高铁时刻表,规划道路客运发班时间、车次,但目前依然是人工管理的模式,仅是一种形式上的接驳转乘,车辆调度安排、旅客乘车等方面依然没有突破原有的管理瓶颈,运输效率并未有本质上的提升,公路和高铁并未实现客运业务协同,无法做到理念上的无缝接驳。

2.“竞争思维”束缚

对于不同的客运方式,不少道路运输企业并没有从“综合交通运输发展”的国家宏观层面考量,竞争思维严重,将城际动车、高铁等运输方式的理性发展视若大敌,有一种既有班线客车,何必有高铁的情绪,忽视市场的调节作用,忽视交通政策的指导作用,忽视高铁旅客量大的优势转化,“盲目”应对所谓的“竞争”,经营出发点偏颇导致最终效果不明显。

3. 行业业务协同与信息共享程度低

公路、铁路、水运、民航等是交通运输行业的子行业,虽然在国家层面已经将铁路、民航纳入交通运输部实行统一“大部制”管理,但其他运输方式仍然是独立运行、分散管理,缺乏统筹协调,特别是旅客运输量常年占前两名的公路和铁路,其业务应用系统之间并没有实现互联互通,班线客运与高铁之间的信息资源共享没有得到充分发挥,运输资源的整合与运输组织的衔接工作有待开展。

二、道路客运企业智能化管理趋势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出行频次不断增加,出行范围不断扩大,一方面人民群众越来越要求便捷、舒适、经济的运输服务,另一方面,道路运输企业面临的运能过剩与运量不足的矛盾却愈加凸显,这必然要求道路客运企业从粗放型经营向智能化管理转变。

1.“智慧交通”建设的要求

近年来,国家非常重视发展交通运输智能化,交通运输部提出的“四个交通”建设中,位列第二的便是智慧交通。我国智慧交通发展战略明确提出,未来交通运输行业将按照适度超前的原则,构建便捷、安全、经济、高效的综合运输体系,重点解决既有设施及运输系统的运行效率问题,提高对交通出行者的服务质量。也就是说,建成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提升运行效率是最终目标,服务人民便捷、安全、经济出行是最终目的。

2.多式联运开拓广阔空间

交通运输部目前已经在物流大通道建设领域启动多式联运示范工程,试图通过发挥公路、铁路、航空、水运等不同运输方式的组合优势,实现运输资源的高效整合和运输组织的无缝衔接,构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在国际上,多式联运发端于上世纪80年代国际集装箱的海铁联运和江海联运,几十年的实践已证明,联运实现了多种运输方式之间的分工合作和优势互补,促进了不同运输方式的对接和一体化集成,是推动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形成和运输效率的提升的重要渠道。

3.公铁联运在客运领域的应用

班线客运目前面临的运能过剩与运量不足的矛盾本质即运输效率低,在未抓住流失旅客的情况下,只能疏散班线,任车辆闲置。而多式联运同样可适用于客运领域,提升班线运输效率,盘活班线客运经营。

客运领域最密切,也最符合联运实际的便是班线与高铁间的联运,其实质上是将衔接高铁站的公路系统融为高铁的支线服务,通过公铁联运的方式,实现旅客在公路和高铁之间的有效无缝换乘。在“互联网+”行动的背景下,即道路客运企业与铁道公司合作,实现业务应用系统互联互通,旅客通过铁路订票网络和公路售票网都可以预订囊括汽车票和火车票的联程票,汽车站的发班时间能与高铁到发车时间衔接,旅客不出高铁站即可直接乘坐汽车等等,既方便旅客乘班车中转,又方便旅客乘高铁中转,通过主动融入并服务动车、城际高铁等先进运输方式,承接大量的高铁旅客资源,打造出行支干网络,提升运输活力。

三、公铁联运智能客运系统的框架

本文认为,公铁联运智能客运系统是指基于互联网技术,以实现旅客信息采集、传输、处理和共享,保证联运服务有效进行,提升运输效率的一种综合运输系统。

如前所述,公路和铁路两个交通运输子行业独立运营,各自开发了业务应用系统,目前无法完成旅客数据的共享和互通。因此,作为综合交通运输系统的两个最重要的子行业,应由政府部门主导,道路客运企业与铁道公司参与,成立专门的公铁联运部门,开发、维护、管理联运系统。

1.联运系统结构与功能

公铁联运智能客运系统包含公共信息、联合售票、信息管理、运营管理、运输服务等子系统,整个框架涵盖公铁联运过程中旅客信息的发布、查询、管理,数据采集、共享,以及联合售票等各项功能,通过对旅客信息数据整合处理,实现旅客数据在班线客运和高铁间的互通和共享。

1)公共信息系统

为旅客提供相关查询服务,发布旅客出行前需要查询的高铁和汽车的班次、票价等信息,以及沿线景点和终点酒店等相关信息;

2)信息管理系统

通过数据采集、存储、分析,并在公路和铁路之间进行共享和交换,统一管理联运客票的发售、坐席资源、旅客信息等;

3)运营管理系统

根据旅客出行计划,以最优的组合方式制定高铁与汽车的衔接方案,从综合交通运输管理的层面实现服务优质、资源利用优化,同时通过大数据分析,可掌握线路运行情况,配置运力资源;

4)联合售票系统

可以实现订票、选座、支付等,并采用电子客票形式,实行一票到底的联运联程模式,旅客只需要购买一张联程票,即可实现在高铁站与班车车站间无障碍直通,最后达到目的地的过程。

2.作为核心子系统的联合售票系统

联合售票系统是公铁联运智能客运系统中最核心的组件。该系统不是公路与铁路售票系统之间的简单对接,而是系统功能融合。通过该子系统,旅客既可以在高铁站购买联运客票,也可以在汽车站购买,最具特色的是通过pc端、手机端购买,并最终在手机端生成电子客票。

联合售票系统根据旅客的出行计划和班线汽车与高铁的发班安排,综合考虑换乘时间等因素,通过计算机建立智能优化模型,选择合适班次和车次,并实时处理高铁座位与班车座位申请,由电脑自动收集、分析旅客信息,生成联运联程客票,最后通过网上支付或票款移动支付,向旅客手机终端生成电子客票。

联运电子客票面包含客票序列号、旅客姓名、旅客身份证号、始发地和终点及其代码、高铁和班车的车次、售票日期、客票价格、客票有效日期等信息,以及旅客数据集合的二维码。通过扫描二维码,旅客即可通过进站,达到便捷出行的目的。

由于公铁联运起步较晚,缺乏统一的体系框架,大大限制了公铁联运智能客运系统技术的开发以及普及,因此,联运系统需要政府的主导以及铁道公司的全力支持,从内部形成一个完善的框架,在客运领域建成一个完整的公铁联运运输系统。

四、结语

目前,我国多式联运发展尚在初级阶段,在物流领域还处于示范建设时期,但作为一种运输资源高效整合的一种方式,也可为道路客运企业利用,特别是成为班线客运转型升级的技术手段。建构客运领域的公铁联运智能系统是道路客运企业与铁道公司联运的基础。

本文所提出公铁联运智能客运系统框架包含的多个子系统,涵括了联运过程中的主要功能,目前仅为理论思路,还需要充分利用先进信息技术,建立成熟的智能转运系统,特别是核心的联合售票系统,促进公路和铁路两种客运方式间信息开放共享和互联互通,推进公众出行信息平台等系统间的有效对接。

公铁联运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两种客运方式的组合,需要在“软环境”和“硬技术”两方面都进行突破,例如,不仅需要班线站场与高铁站等基础设施衔接,例如,在高铁站点建立班线汽车站配套设施,在汽车站中设置等候高铁处等等;还要消除两者的市场分割、打破小行业壁垒,从站在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的层面,建立公铁联运运营组织一体化解决方案,实现“一单制”的全程无缝客运服务。

快捷、舒适、方便是人民群众出行本质需求,交通运输企业要转变传统的以提供基础服务为主的发展理念,加快应用自动化、智能化的技术手段来改进和提升管理服务水平,公铁联运智能客运系统应用而生,其跨平台运作将高铁和班线客运融为一体,打破了竞争怪圈,将高铁的优势为道路客运所用,是班线客运完成“突围”的有效渠道。

 

作者简介:何宗海,重庆交通运输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兼任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副会长、重庆市交通运输协会会长、重庆市道路运输协会会长,曾任重庆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常务副局长、党委书记。自2010年任现职以来,带领企业成为西部资产规模最大、网络覆盖最广、综合实力最强的国有综合运输企业,企业总资产、营业收入、利润持续保持高位增长。

1